〔和團契弟兄姊妹的討論〕

Dear all,

任何的反思, 都是好的。那個SMS, 我想,〔C〕既然你想過覺得應發, 又有感動傳開去, 願主紀念你的憐憫。

至於這是否「愚昧」甚至「對」「錯」, 正如你所說, 怎樣的做法, 都會有不同的反應。執對執錯, 如何分辨呢?

身處資訊爆炸的世界, 有那麼多紛擾訊息, 真恨不得上帝能賜我們所羅門的智慧, 可以迅速判斷是非。

那些報道中溫總在災區行動有沒有正面意義呢?
有很多。但有沒有過火呢? 有沒有多做了不應做的事呢? 有些很明顯, 有些則唯有他自己和上帝知道。

我最想說的是, 我們要鑑察、以不同的角度去看那些報道, 並請大家不要再協助那種宣傳。當我們收到的捐款訊息, 竟然一個接一個都以溫總的工整口號為呼籲時, 我很不安。當很多人說「今次已經做得很好了, 看溫總怎樣怎樣」, 我驚訝還未到檢討救災成效的時候, 人們已經因為那些溫總的報道而下了判詞。

原來政治教化改變人心的力量是那麼大、那麼快。

而政治教化, 不管是「善意」還是「惡意」的, 要成功, 必須有大量受眾協助, 推而廣之。納粹如是。文革如是。在這些民眾集體投入邪惡的初期, 大部份人都不覺有異, 甚至只有一腔純真的熱情,而是一步一步容許自己被教化成魔的。

故此,請恕我直言 — 「是做戲也好, 是做真的也好, 最緊要是一班水心火熱的災民的情況. 再評論站出來的人扮演什麼也無補於事」是不能接受的。正是因為我們最關心的是災民,長遠也關心民族發展,我們才要儆醒、思辨、評論、討論,以求亡羊補牢。若不去思辨評論,怎能堅持不從惡人的計謀呢?

首先, 請千萬不要聽到有人說「溫總在做戲」就覺得反感。就算人家說他「做戲」, 也不一定是眨斥他。而且,現實是,若做好事要人知, 有時確實要「做戲」, 原因有很多,例如要在環境限制下製作及發布一篇圖文並茂的報道其實是不容易做的。我想任何試過在婚禮拍攝的人就會明白了, 要拍到一張好相片, 往往需要拍很多張, 甚至要事先獲准走到一個好位置。同樣道理, 當讀者看到一篇文字詳盡、相片又拍得清楚的報道, 要明白報道中人通常已花了不少功夫。例如相中人可能要把事情特別再做一次讓記者拍攝, 又或者要預先找一個非常熟練及有經驗的攝影師, 才能一拍即中, 那是技術限制, 而不能單憑這就判斷其人內心正邪。(所以, 到災區喊話, 做得好。摔電話? 難道剛好有記者在場? 還是誰報的料?)

相樣道理,堅持相信他真心、代他說好話或為他想理由, 也是不需要的。

需要的, 是要對別人有心傳達給我們的訊息敏感是我們自己有沒有認真判斷自己在接收甚麼, 以給轉告別人甚麼, 因我們會負上了協助傳播那訊息的責任。如此思考, 不代表我們就不顧憐憫受苦的人,相反是對自己的信仰及對旁人負責任。那些聽起來響亮的話, 更要小心。

坦白說, 若人們輕易相信表象, 對潛藏訊息不敏感, 而照單全收, 公關才有飯開, 而我正是既得利益者呢。我去鼓勵人家「敏感」, 反是倒自己米了。

看到這裡, 你是否在想, 就算我是你們的教會姊妹, 我又用自己的職業來暗示我對傳媒報道的分析有理, 這封長信還是要明鑑呢?若是, 就不枉我在全世界都讚許溫總時「枉作小人」了。

最後, 儘管今次地震中國政府至今有不少做得好的地方, 而且, 在此時此刻「同心」、「和諧」的口號及民族主義言論又很順耳,但我還是不得不反問:一個素以龐大宣傳教化力量著稱, 曾動員數以億計人逼害自己師長父母, 正 在逼 迫我們的弟兄弟姊妹, 又會把維護弱勢者及爭取公義者下在監裡的政權 …. 我們 — 是, 我是說我們*基*督*徒* — 是否歌功頌德得太快了? 是否快得令我們忘記了要一個政府不斷進步、正是有賴民眾不斷監察鞭策? 是否快得令我們忘了還有很多未獲公義、未得報道的人等待外人為他們執言仗義? 是否快得令我們背棄了之前因挺身爭取了今日進步而被逼迫的前人?

主內,

[CATITUDE]

p.s. 掛念四川時,請不要忘記緬甸。

地震前「成功」平息「地震謠傳」
廣告

〔就一封來函有感而發。修訂版。〕

各位,
我也收到朋友轉來、內附有一段夾雜著溫家寶視察災區的報道、地震新聞網站及捐款資料。

對這次地震, 很心痛很難過 … 昨天坐火車時, 喇叭忽然傳出淒慘哀慟的哭聲, 響徹整個車箱, 原來是學校家長在塌樓外哭他們的兒女,因為他們都不在了 ….

所以, 坦白說, 讀到溫總理這些報道, 我覺得的是憤怒。中國地震局報告地震比路透社還慢, 連地震力度都偏低了, 但溫總理就是擲個電話都有人看到還再報道出來。

至於「我不管你們怎麼樣」之類的訓示, 我只望他是一時豪語, 而非忘了救災人員也有家室兒女。救災要盡力, 但作為最高領導人, 不能只說豪語而不管在下的會怎樣執行。試想若有中層官員為了邀功, 明知危險也硬要前線救災人員「不惜代價救人」… …

我並無懷疑溫總內心的傷痛 (因為我實在不知) 或政府救災的決心。而且,我理解在天災下, 一個領導人建立起強勢而又憐恤人的形象有助重整民心, 讓人民有一個可仰賴的目標,這種形象建立是應做的「公關」活動。但現在卻不是一個政權花心力往自己面上貼金的時候。

煽情與領導之間界線其實不是那麼含糊的。偶一為之的擲電話可以是花絮,那些「一絲希望」對「百倍努力」的工整sound bites喊喊來給大家加油也無可厚非。但帶著記者們攝影師們隨員們爬入危樓造成報道的舉道、豪邁過於實際的訓示、災區通訊中斷卻傳得出「摔倒流血」照片 (還要補一句「不經過審核的是不允許發布的」,參明報十四日報道) … 溫總的悲憫和指揮能力不需大眾看到也能發揮作用的,但他一句豪詞偉語卻可以製造更多不必要的犧牲。

至於為領導人言行而「激動」的記者,省點吧。他的正職是速去查探及報道災區情況, 好讓外人知道在甚麼地方需要甚麼幫忙,而不是老跟著領導人轉,放大他們的每一滴珍貴的血和淚,鏡頭卻背著那仍埋在瓦礫中的千萬人命。

因此,我懇請你們不要參與推廣這些propaganda。關於救災的、災民的,有感動便傳吧。但溫總的公關稿,就不用了。反正隨便在google百度搜孤sina都可以找出千百條來。

〔CATITUDE〕

p.s. 若你們也是有讀過<唐山大地震>的一代,我想你看得懂附圖裡的報道。此圖原來的網站,已經再連不上了。之前此圖內所列的QQ網站,也都連不上了。

視災摔倒 手傷流血 爬瓦礫慰傷者 溫總哭了我不管你們怎麼樣,我只要這十萬群眾脫險,這是命令。」正在四川 指揮救災的總理溫家寶 ,昨收到彭州十萬居民被困的報告後,憤怒地把電話摔了,訓示「只要有一铫希望,就付出百倍努力。」...  溫家寶昨晨冒著危險,踩著泥濘,爬入一所倒塌小學的瓦礫堆內...  據在場的一名內地記者在博客透露,溫家寶在指揮救災中「摔倒了」,..該記者激動地說:「如果你現在看見老爺子(溫家寶)的樣子,你馬上就會哭的。」...
地震前「成功」平息「地震謠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