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鏡頭面前,紅酒白酒香檳到肚,吐出幾句擲地有聲的sound bite,就正中記者的下懷了。"

健吾﹕敗犬想結婚。明報論壇 2010年3月6日

健吾這篇文,我中意就只是這幾句--哈哈, 對,這幾句話本身正是寫得很好的sound bite。

但我覺得健吾是否太被TVB式「新聞」所牽動了。其實六十億人自有六十億個故事,幾十分鐘的報道,哪能預先解答健吾那些「理性又冷血」的問題呢?既然明知 這場不過是扮作新聞專題的一台戲,追本溯源去質問受訪者 (還是非自覺的演員?) 是否迷信了甚麼、為甚麼容許了甚麼事、其苦情是否低級...,恐怕是把刻薄收到理智的幌子裡了,是另一種喜歡看人「X街」吧。

我曾經也有非常看不起「中了結婚降」的男女,論斷他們根本不懂得真正的愛情云云。到自己看過聽過許多真實故事,連自己都有少許經歷時,那些批判就不易出口 了。取而代之,是覺得凡活在恐懼中的人,不管他們的恐懼有沒有道理,是不是「守舊的價值」,旁人只應同情和憐憫,祈求他們能自恐懼中解放,得著真自由。

我們也這樣為自己祈求吧。

“延伸”閱讀

[1] 健吾﹕敗犬想結婚。明報論壇 2010年3月6日

[2] 無線電視翡翠台,星期二檔案,中女的感情告白,2010年3月2日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