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團契弟兄姊妹的討論〕

Dear all,

任何的反思, 都是好的。那個SMS, 我想,〔C〕既然你想過覺得應發, 又有感動傳開去, 願主紀念你的憐憫。

至於這是否「愚昧」甚至「對」「錯」, 正如你所說, 怎樣的做法, 都會有不同的反應。執對執錯, 如何分辨呢?

身處資訊爆炸的世界, 有那麼多紛擾訊息, 真恨不得上帝能賜我們所羅門的智慧, 可以迅速判斷是非。

那些報道中溫總在災區行動有沒有正面意義呢?
有很多。但有沒有過火呢? 有沒有多做了不應做的事呢? 有些很明顯, 有些則唯有他自己和上帝知道。

我最想說的是, 我們要鑑察、以不同的角度去看那些報道, 並請大家不要再協助那種宣傳。當我們收到的捐款訊息, 竟然一個接一個都以溫總的工整口號為呼籲時, 我很不安。當很多人說「今次已經做得很好了, 看溫總怎樣怎樣」, 我驚訝還未到檢討救災成效的時候, 人們已經因為那些溫總的報道而下了判詞。

原來政治教化改變人心的力量是那麼大、那麼快。

而政治教化, 不管是「善意」還是「惡意」的, 要成功, 必須有大量受眾協助, 推而廣之。納粹如是。文革如是。在這些民眾集體投入邪惡的初期, 大部份人都不覺有異, 甚至只有一腔純真的熱情,而是一步一步容許自己被教化成魔的。

故此,請恕我直言 — 「是做戲也好, 是做真的也好, 最緊要是一班水心火熱的災民的情況. 再評論站出來的人扮演什麼也無補於事」是不能接受的。正是因為我們最關心的是災民,長遠也關心民族發展,我們才要儆醒、思辨、評論、討論,以求亡羊補牢。若不去思辨評論,怎能堅持不從惡人的計謀呢?

首先, 請千萬不要聽到有人說「溫總在做戲」就覺得反感。就算人家說他「做戲」, 也不一定是眨斥他。而且,現實是,若做好事要人知, 有時確實要「做戲」, 原因有很多,例如要在環境限制下製作及發布一篇圖文並茂的報道其實是不容易做的。我想任何試過在婚禮拍攝的人就會明白了, 要拍到一張好相片, 往往需要拍很多張, 甚至要事先獲准走到一個好位置。同樣道理, 當讀者看到一篇文字詳盡、相片又拍得清楚的報道, 要明白報道中人通常已花了不少功夫。例如相中人可能要把事情特別再做一次讓記者拍攝, 又或者要預先找一個非常熟練及有經驗的攝影師, 才能一拍即中, 那是技術限制, 而不能單憑這就判斷其人內心正邪。(所以, 到災區喊話, 做得好。摔電話? 難道剛好有記者在場? 還是誰報的料?)

相樣道理,堅持相信他真心、代他說好話或為他想理由, 也是不需要的。

需要的, 是要對別人有心傳達給我們的訊息敏感是我們自己有沒有認真判斷自己在接收甚麼, 以給轉告別人甚麼, 因我們會負上了協助傳播那訊息的責任。如此思考, 不代表我們就不顧憐憫受苦的人,相反是對自己的信仰及對旁人負責任。那些聽起來響亮的話, 更要小心。

坦白說, 若人們輕易相信表象, 對潛藏訊息不敏感, 而照單全收, 公關才有飯開, 而我正是既得利益者呢。我去鼓勵人家「敏感」, 反是倒自己米了。

看到這裡, 你是否在想, 就算我是你們的教會姊妹, 我又用自己的職業來暗示我對傳媒報道的分析有理, 這封長信還是要明鑑呢?若是, 就不枉我在全世界都讚許溫總時「枉作小人」了。

最後, 儘管今次地震中國政府至今有不少做得好的地方, 而且, 在此時此刻「同心」、「和諧」的口號及民族主義言論又很順耳,但我還是不得不反問:一個素以龐大宣傳教化力量著稱, 曾動員數以億計人逼害自己師長父母, 正 在逼 迫我們的弟兄弟姊妹, 又會把維護弱勢者及爭取公義者下在監裡的政權 …. 我們 — 是, 我是說我們*基*督*徒* — 是否歌功頌德得太快了? 是否快得令我們忘記了要一個政府不斷進步、正是有賴民眾不斷監察鞭策? 是否快得令我們忘了還有很多未獲公義、未得報道的人等待外人為他們執言仗義? 是否快得令我們背棄了之前因挺身爭取了今日進步而被逼迫的前人?

主內,

[CATITUDE]

p.s. 掛念四川時,請不要忘記緬甸。

地震前「成功」平息「地震謠傳」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