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南國陽光下,那落花在台階上,潔白如雪,鮮黃欲滴。他拾起來,輕輕別在我的髮上。

flower_at_Hochiming

然後,我們走進歷史的城堡。有如預言般,我把花放在人去樓空的前總統府水池內。

那池不過幾平方米大小,小花甚麼地方也去不了,流水到盡頭了。

陳奕迅-落花流水

歌手:陳奕迅 | 作曲:Eric Kwok/陳奕迅
填詞:黃偉文 | 編曲:Eric Kwok/Jerald

流水 像清得沒帶半顆沙
前身 被擱在上游風化
但那天經過那條堤壩
斜陽又返照閃一下 遇上一朵 落花

相遇 就此擁著最愛歸家
生活 別過份地童話化
故事 假使短過這五月落霞
沒有需要 驚詫

流水很清楚 惜花這個責任
真的身份不過送運
這趟旅行若算開心
亦是無負這一生
水點 蒸發變做白雲
花瓣 飄落下游生根
淡淡交會過 各不留下印
(命運敲定了 要這麼發生)

流水 在山谷下再次分岔
情感 漸化做淡然優雅
自覺心境已有如明鏡
為何為天降的稀客 泛過一點 浪花

聽聽歌,抄抄歌詞,讓自己難過一下,竟有點像虛擬「界」手。但其實我不相信灑脫。我只相信天天一點一點努力的走下去,走下去,因為不走下去,我不會知道前面的雪山到底有多壯麗,那街角的圖書館到底埋有多少寶藏...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