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團契弟兄姊妹的討論〕

Dear all,

任何的反思, 都是好的。那個SMS, 我想,〔C〕既然你想過覺得應發, 又有感動傳開去, 願主紀念你的憐憫。

至於這是否「愚昧」甚至「對」「錯」, 正如你所說, 怎樣的做法, 都會有不同的反應。執對執錯, 如何分辨呢?

身處資訊爆炸的世界, 有那麼多紛擾訊息, 真恨不得上帝能賜我們所羅門的智慧, 可以迅速判斷是非。

那些報道中溫總在災區行動有沒有正面意義呢?
有很多。但有沒有過火呢? 有沒有多做了不應做的事呢? 有些很明顯, 有些則唯有他自己和上帝知道。

我最想說的是, 我們要鑑察、以不同的角度去看那些報道, 並請大家不要再協助那種宣傳。當我們收到的捐款訊息, 竟然一個接一個都以溫總的工整口號為呼籲時, 我很不安。當很多人說「今次已經做得很好了, 看溫總怎樣怎樣」, 我驚訝還未到檢討救災成效的時候, 人們已經因為那些溫總的報道而下了判詞。

原來政治教化改變人心的力量是那麼大、那麼快。

而政治教化, 不管是「善意」還是「惡意」的, 要成功, 必須有大量受眾協助, 推而廣之。納粹如是。文革如是。在這些民眾集體投入邪惡的初期, 大部份人都不覺有異, 甚至只有一腔純真的熱情,而是一步一步容許自己被教化成魔的。

故此,請恕我直言 — 「是做戲也好, 是做真的也好, 最緊要是一班水心火熱的災民的情況. 再評論站出來的人扮演什麼也無補於事」是不能接受的。正是因為我們最關心的是災民,長遠也關心民族發展,我們才要儆醒、思辨、評論、討論,以求亡羊補牢。若不去思辨評論,怎能堅持不從惡人的計謀呢?

首先, 請千萬不要聽到有人說「溫總在做戲」就覺得反感。就算人家說他「做戲」, 也不一定是眨斥他。而且,現實是,若做好事要人知, 有時確實要「做戲」, 原因有很多,例如要在環境限制下製作及發布一篇圖文並茂的報道其實是不容易做的。我想任何試過在婚禮拍攝的人就會明白了, 要拍到一張好相片, 往往需要拍很多張, 甚至要事先獲准走到一個好位置。同樣道理, 當讀者看到一篇文字詳盡、相片又拍得清楚的報道, 要明白報道中人通常已花了不少功夫。例如相中人可能要把事情特別再做一次讓記者拍攝, 又或者要預先找一個非常熟練及有經驗的攝影師, 才能一拍即中, 那是技術限制, 而不能單憑這就判斷其人內心正邪。(所以, 到災區喊話, 做得好。摔電話? 難道剛好有記者在場? 還是誰報的料?)

相樣道理,堅持相信他真心、代他說好話或為他想理由, 也是不需要的。

需要的, 是要對別人有心傳達給我們的訊息敏感是我們自己有沒有認真判斷自己在接收甚麼, 以給轉告別人甚麼, 因我們會負上了協助傳播那訊息的責任。如此思考, 不代表我們就不顧憐憫受苦的人,相反是對自己的信仰及對旁人負責任。那些聽起來響亮的話, 更要小心。

坦白說, 若人們輕易相信表象, 對潛藏訊息不敏感, 而照單全收, 公關才有飯開, 而我正是既得利益者呢。我去鼓勵人家「敏感」, 反是倒自己米了。

看到這裡, 你是否在想, 就算我是你們的教會姊妹, 我又用自己的職業來暗示我對傳媒報道的分析有理, 這封長信還是要明鑑呢?若是, 就不枉我在全世界都讚許溫總時「枉作小人」了。

最後, 儘管今次地震中國政府至今有不少做得好的地方, 而且, 在此時此刻「同心」、「和諧」的口號及民族主義言論又很順耳,但我還是不得不反問:一個素以龐大宣傳教化力量著稱, 曾動員數以億計人逼害自己師長父母, 正 在逼 迫我們的弟兄弟姊妹, 又會把維護弱勢者及爭取公義者下在監裡的政權 …. 我們 — 是, 我是說我們*基*督*徒* — 是否歌功頌德得太快了? 是否快得令我們忘記了要一個政府不斷進步、正是有賴民眾不斷監察鞭策? 是否快得令我們忘了還有很多未獲公義、未得報道的人等待外人為他們執言仗義? 是否快得令我們背棄了之前因挺身爭取了今日進步而被逼迫的前人?

主內,

[CATITUDE]

p.s. 掛念四川時,請不要忘記緬甸。

地震前「成功」平息「地震謠傳」
廣告

〔就一封來函有感而發。修訂版。〕

各位,
我也收到朋友轉來、內附有一段夾雜著溫家寶視察災區的報道、地震新聞網站及捐款資料。

對這次地震, 很心痛很難過 … 昨天坐火車時, 喇叭忽然傳出淒慘哀慟的哭聲, 響徹整個車箱, 原來是學校家長在塌樓外哭他們的兒女,因為他們都不在了 ….

所以, 坦白說, 讀到溫總理這些報道, 我覺得的是憤怒。中國地震局報告地震比路透社還慢, 連地震力度都偏低了, 但溫總理就是擲個電話都有人看到還再報道出來。

至於「我不管你們怎麼樣」之類的訓示, 我只望他是一時豪語, 而非忘了救災人員也有家室兒女。救災要盡力, 但作為最高領導人, 不能只說豪語而不管在下的會怎樣執行。試想若有中層官員為了邀功, 明知危險也硬要前線救災人員「不惜代價救人」… …

我並無懷疑溫總內心的傷痛 (因為我實在不知) 或政府救災的決心。而且,我理解在天災下, 一個領導人建立起強勢而又憐恤人的形象有助重整民心, 讓人民有一個可仰賴的目標,這種形象建立是應做的「公關」活動。但現在卻不是一個政權花心力往自己面上貼金的時候。

煽情與領導之間界線其實不是那麼含糊的。偶一為之的擲電話可以是花絮,那些「一絲希望」對「百倍努力」的工整sound bites喊喊來給大家加油也無可厚非。但帶著記者們攝影師們隨員們爬入危樓造成報道的舉道、豪邁過於實際的訓示、災區通訊中斷卻傳得出「摔倒流血」照片 (還要補一句「不經過審核的是不允許發布的」,參明報十四日報道) … 溫總的悲憫和指揮能力不需大眾看到也能發揮作用的,但他一句豪詞偉語卻可以製造更多不必要的犧牲。

至於為領導人言行而「激動」的記者,省點吧。他的正職是速去查探及報道災區情況, 好讓外人知道在甚麼地方需要甚麼幫忙,而不是老跟著領導人轉,放大他們的每一滴珍貴的血和淚,鏡頭卻背著那仍埋在瓦礫中的千萬人命。

因此,我懇請你們不要參與推廣這些propaganda。關於救災的、災民的,有感動便傳吧。但溫總的公關稿,就不用了。反正隨便在google百度搜孤sina都可以找出千百條來。

〔CATITUDE〕

p.s. 若你們也是有讀過<唐山大地震>的一代,我想你看得懂附圖裡的報道。此圖原來的網站,已經再連不上了。之前此圖內所列的QQ網站,也都連不上了。

視災摔倒 手傷流血 爬瓦礫慰傷者 溫總哭了我不管你們怎麼樣,我只要這十萬群眾脫險,這是命令。」正在四川 指揮救災的總理溫家寶 ,昨收到彭州十萬居民被困的報告後,憤怒地把電話摔了,訓示「只要有一铫希望,就付出百倍努力。」...  溫家寶昨晨冒著危險,踩著泥濘,爬入一所倒塌小學的瓦礫堆內...  據在場的一名內地記者在博客透露,溫家寶在指揮救災中「摔倒了」,..該記者激動地說:「如果你現在看見老爺子(溫家寶)的樣子,你馬上就會哭的。」...
地震前「成功」平息「地震謠傳」

想不到藝人私隱照片網洩事情到今日還可不斷揭露這個社會的荒謬。今天出醜的,往往就是昨日意氣風發者。

這一次,輪到蘋果日報。

蘋果在二月十二日的社評 (「蘋論」) 題為 《 淫照風暴的最大教訓是揭露虛偽 》[1],在短短一日內已風行大江南北了,受歡迎程度直逼那些私隱照片,以至有關傳媒感到十分得意,不惜在翌日 (十三日) 在隔牆有耳欄目內多寫一文 《一筆戳破淫照虛偽天下響 》[2] 自吹自擂。

誠然,那篇社評確實寫得相當好,所以能引起很多人共嗚。不過,這文卻很諷刺地犯了一個對任何「清醒的、堅持揭示真相的傳媒」(這是該社評內的用語) 來說是相當嚴重的錯誤。更諷刺的是,蘋果後來也知道自己錯了,卻不肯正面回應,而僅僅在另文一筆帶過 [3]。

對照來看,真是可笑又可悲啊。

那個錯誤其實相當礙眼:「阿嬌」真的有出席「貞潔校園開學禮」 嗎?若沒有,這反映了蘋果的甚麼呢?

首先,鍾小姐有沒有出席那個活動呢?有沒有那個活動上發表反對婚前性行為之說呢?

我翻看 Wiser 的剪報紀錄,只見一則明報在活動後的報道中提及該活動與阿嬌 (而且也不是指她出席活動) [4], 除此之外, 就不見任何報道指她有出席出該活動以及當場就婚前性行為發表過意見。

事實上,明報今日就有專文提出有網民轉載竄改了當日報道,並解釋到底該篇報道所指何事 [5]。

而蘋果也知道了這個錯誤,所以在十二日的社評裡,輕描淡寫的 " 更正:昨日《蘋論》提及「她(阿嬌)出席由大衞城文化中心主辦的『貞潔校園開學禮』」,據讀者張先生電郵指出,鍾欣桐並無出席上述活動。“[3]

何況,按常理推斷,該活動主辦機構亦應該不會「冒險」請來阿嬌作嘉賓。這一點就不在此詳談了。但這不合常理之處真是相當顯眼[6],驅使我到Wiser上查閱舊剪報的。

那麼,蘋果昨天蘋論中,指鍾小姐出席該活動兼發了言,資料何來呢?


昨天蘋論第二段落所列舉的、鍾小姐「假扮天真」的事例,跟網上多個討論區所流傳的「阿嬌五點虛偽」(可用google輕鬆找到) 從內容以至先後次序都有不謀而合之處。猜想蘋論作者的資料來源即為該些貼文,但這點於我,有如「私隱照是否移花接木」於警方,最直接是由撰文者自己剖白,而恕我無法查證了。

至於該文內一句「大家鄙視的不是你的…,而是你的虛偽」,然後再「淫照」前「淫照」後,不也是再一次借故在性道德問題上多踩鍾小姐一腳嗎? [7]

蘋論稱讚「清醒的、堅持揭示真相的傳媒」,自己卻粗疏地處理資料來源,看到網友互傳的資料,既不用常識來批判,又不願查證,便採納了原來是虛假的證據來指控「虛偽」的藝人。翌日見到自己的文章廣為轉載,卻只顧忘形邀功,而輕忽自己作為傳媒所犯下的「不求真」的錯誤。

平心而論,十二日的蘋論確實是寫得不錯,而且有關引述也不是文章的主要內容,所以這錯誤之於該社評是否瑕不掩瑜,則見仁見智,這裡就不作判斷了。

然而,蘋論說,藝人私隱照片外洩事件最大的教訓是揭露了娛樂界、警方及部份傳媒的虛偽。

此言果然不差矣 [8]。

# # #

[1] 《淫照風暴的最大教訓是揭露虛偽蘋果日報2008年2月12日蘋論

[2] 《一筆戳破淫照虛偽天下響 》蘋果日報2008年2月12日隔牆有耳

[3] 更正 (位於文章最末處) 蘋果日報2008年2月12日社評

[4] 《8000基督徒集會誓守貞潔 》 明報2007年9月2日*港聞A10版
【明報專訊】約8000 名青年基督徒昨在香港大球場舉行「貞潔校園開學禮」,同聲立誓抗拒婚前性行為。主辦的基督教團體指本港青年性觀念趨開放,性罪行、集體性愛事件愈見嚴重,籲學校加強倫理課程,免製造大量未婚媽媽。

大衛城文化中心昨在香港大球場舉辦聚會,約有8000 名多來自不同基督教會的青年參加。該中心總監吳振智牧師表示,中心早前在一間中學向400 名中四和中五學生進行問卷調查,79%受訪者稱將來可能只同居不結婚。

吳振智認為,婚前性行為有違基督教信仰,加上近年中學生涉及風化案、未成年男女集體性交、小學生瀏覽色情網頁等此起彼落,青少年性觀念開放,擔心會造成大量未婚媽媽和單親家庭,有需要教育學生為將來配偶持守貞潔,拒絕婚前性行為。

籲拒婚前性行為
牧師吳振智(右)發起「貞潔校園開學禮」,呼籲青少年恪守教條,拒絕婚前性行為。(余俊亮攝)

*Wiser上寫的確實是9月2日
另,明報在這篇報道中無端挑起鍾小姐當時正面對的偷拍事件。有趣的是,蘋果日報當日亦有報道是次活動,題為《近八成中學生贊成同居 教會領袖:要抗拒性開放入侵校園》,片字不提偷拍或鍾小姐。若單就此兩篇報道來看,我個人覺得蘋果的做法倒是較可取。

看,沒有永遠的「好」傳媒,也沒有永遠的爛蘋果。

[5] 《明報歡迎網民轉載 但勿竄改新聞報道》明報2008年2月13日港聞A03版
明報發現,近日有網民在不同網上討論區內引述本報2006 年9 月3日的一篇報道,指藝人鍾欣桐曾於2006 年9 月2 日出席由大衛城文化中心主辦的「貞潔校園開學禮」,並呼籲學生拒絕婚前性行為。

經編輯部查證,網上討論區內的報道與明報當天的報道不符——明報當天的報道,指出「近千名基督徒出席由大衛城文化中心主辦的貞潔校園開學禮,除譴責《壹本便利》偷拍鍾欣桐更衣之外,亦呼籲學生拒絕婚前性行為」,整篇報道都沒有提及鍾欣桐有份出席活動或作出呼籲,特此澄清以正視聽。

明報歡迎網民轉載相關報道*,但請勿竄改,以保持內容正確,多謝合作。明報編輯部

*這次明報明確歡迎網民轉載,順帶解決了網民在網上引用其文字的版權問題,值得一讚。

[6] 事實上,我猜有很多人,尤其是教徒,當中又以自稱自由派信徒者為甚,會對這一點特別敏感。坦白說,我個人對這種活動深感不以為然,幾近厭惡。不過,當看到信徒也不按常識推論 (若你是主辦單位,難道你不會擔心請來的明星可能未必能「身體力行」予以支持嗎?),就照樣引用錯文,還有點自我安插於教內道德高地的味道對活動及鍾小姐予以揶揄,我感到更不耐煩。

[7] 由於這篇文也會長留網上,我不願參與那多踩一腳的勾當,所以故意刪了兩字。

[8] 話說到最尾,我回望自己這篇文章的第一段,也不禁心頭一驚呢。

[二零零四年七月四日致團契教友書]

弟兄姊妹,

這篇email標題的問題, 我相信你們的答案會是「no!」吧。不過, 前幾天我收到這一篇故事:

一個小女孩站在教會門外啼哭,因為教會太狹小,人又多,她被擠了出來。

教會的牧師看見她,聽她帶淚傾訢說:「我今天沒有主日學課了!」牧師於是拖著她的手,領她進入主日學的課室,為她找到座位。當晚,這小女孩在床上回想自己能上主日學課經歷,心中充滿感恩,同時,她也記念許多和自己相近的小孩,因為教會狹小,便沒有機會認識和敬拜主耶穌。

大概兩年後,這小女孩在她所居住的貧民區寓所內逝世。她的家人邀請了那位牧者為她處理身後之事。當他們正要把小女孩的身軀搬出去的時侯,一個小錢包 跌了下來,內中有一張字條,寫的明顯是小孩子的筆跡:「這是獻給神,要把我們小小的教會建得大一點,讓更多的小孩子能上主日!」錢包內還有五十七分〈57cents〉。原來在過去兩年裡,這小女孩正為神和祂的教會積蓄金錢。

當主日崇拜時,牧師把小女孩的字條和那又殘又舊的紅色小錢包放在講壇上,便把小女孩無私的愛宣讀了出來.並鼓勵會眾同心完成女孩的遺願。

後來這小女孩的故事被一份報章知道了,並且刊登出來。接著,一位地產商在報上閱讀了這小女孩的意願,深被感動,便把一塊價值不菲的地段賣給那小小的教會、售價是五十七分!

五年內,那教會的肢體同心捐獻,並且因那小女孩感人的事蹟,各地也有獻金寄來,絡繹不絕。這小女孩的五十七分也很快地就累積達廿五萬元,這是當時廿世紀初,一筆非常龐大的款項。

今 天,你若到了美國的費城,望一望那所偌大的浸信聖殿教會〈Temple Baptist church〉,禮堂能容納三千三百人,還有聖殿大學〈Temple University〉、好撒瑪利亞人醫院〈Good Samaritan Hospital〉和一幢主日學大樓;你就曉得再沒有小孩子會因為教會狹小而失去上主日學和敬拜主耶穌的機會了。

這故事很美麗吧? 可惜, 事實上, 它不全對, 有不少細節, 是「創作」出來的。真實的版本, 其實不難找 – 文中那牧者其實在自己的著作中記錄了這個故事 (可參看 http://www.snopes.com/glurge/57cents.htm)

雖然原裝版本較為平淺, 也沒有那麼戲劇性, 但倒也挺美麗的。而那些把故事中個別情節誇張的,想都是好心人吧。但為甚麼我們不甘於接受一個平淡的故事, 那至少是上帝和祂的子民真正一起做過的事。電視劇加入煽情元素, 也無不妥。但難道上帝也需要加鹽加醋吸引收視嗎? 而且那不是真鹽真醋, 是工業鹽和假醋呢。

若不需要, 那下一個問題便是: 為何這班口口聲聲說追求真道的基督徒, 要傳頌滲著謊言的故事? 耶穌既是真理, 難道我們要靠虛謊的故事互相勉勵? 尤其是既有互聯網, 要查證一項資料極為方便容易 (上述故事及查證, 我用Google 花了不足五分鐘即能找出來)。真理近在咫尺, 但我們直覺以為善, 便隨手把虛妄傳送。

當然, 我相信, 把這些故事傳出去的弟兄姊妹都是出於良善和愛而做的。也有些弟兄姊妹包括我在內, 早聽聞網上常常流傳虛假故事, 所以收到這類電郵時, 也不會把電郵傳出去。我想很多人曾跟我一樣想法: 不過是一個小小的故事, 可以有多大問題?用不著大驚小怪吧?

但我最近驚覺, 這兩種做法, 以及其背後「不追求真理」的態度, 都錯了。

我最近去了一個福音聚會。在一個姊妹聲淚俱下地分享過她的真實經歷後, 證道者再用以下的故事「補充說明」耶穌可以改變生命:

“The Passion of Christ"的導演米路吉遜, 在年少時遇上了一次交通意外, 毀了容。不似人形的他, 只好進馬戲團以其極度醜陋的容貌表演為生, 每天心靈承受極大痛苦。一日, 他進了教堂, 為此悲痛飲泣。牧師見到他, 把耶穌的愛告訴他,並找來一位當整容醫生的教友, 免費為他做了一次又一次的整形手術。米路吉遜感受了主的大愛, 重拾人生意義, 積極生活。而他現時不但是最有影響力的演員導演,更多次被選為全球最英俊的男士之一。

但很可惜, 這比上述的故事更糟 — 全是謊言。隨手一找,可找到多個考證 (例如http://www.snopes.com/glurge/noface.htm)。

聽著證道者情深款款地述說這個故事, 與那姊妹的真實見證共列時, 我心裡已感到很不安。在我翻查資料, 知道真相後, 感到更難過。我想起證道者的用心良苦, 想起在座未信的人, 想起坐在那裡聽了故事或會再傳頌的弟兄姊妹. ..我覺得我不可以再默許這情況。沒有人站出來指出問題, 良善的弟兄姊妹們便會繼續把這些謊言流傳, 牧者會繼續用來餵養會眾, 傳道者繼續用來招引渴求「真道」的人 ….

也許有弟兄姊妹讀到這裡時會想,這不像 [我] 說的話:她最討厭矯枉過正。對,但我所 要針對的,是基督徒不尋真的態度,隨便把不是真實的事當成真實的傳頌。耶穌基督當年常用比喻,甚至米路吉遜的受難曲電影,聽者至少知道那些故事是編撰的、 有改寫的成份,可以選擇如何理解和運用所得的材料。但這些網上的故事,我們用的是自己電郵戶口發出去,這些故事還往往搭上一些「證據」(如上文< 57cents>故事末處的真實資料),若收到的人照單全收,信以為真,難道發信者會沒有責任嗎?

主啊,我曾直接或間接容許弟兄 姊妹傳述虛謊, 是我有份陷他們於不義, 求主赦免。求主賜我智慧和追求真理的心, 不以未經查證的故事當作真實, 也不隨便讓別人以為那是真實– 不管那故事看來有多動聽感人。若收到類似故事時,能夠有時間或能力驗證,並提醒寄給我的朋友;若要傳送出去,也務必先做查證,搞清楚真假,並補上說明,才傳送出去。
現在,你是想要順手click Forward 鍵把這封電郵傳出去呢? 且慢,你看過我上面列舉的兩個網址沒有? 你有沒有再查考一下其他網址或資訊來源? 你思想過以上內容、覺得真是於人有益、合符真理嗎? 就算你全部答是, 也請你不要直接forward — 我不想我的電郵變成另一篇 urban legend/hoax。我請你親自思考, 按自己的意見修改我的文字及加上你自己的補充說明後, 才轉達給你想要傳達的人。

很麻煩? 是的, 但, 真基督徒, 在那些虛謊誇大的故事流傳時,你選擇繼續保持緘默嗎?

[簽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