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大學絕食團《絕食書》

北京大學絕食團全體同學 一九八九年五月十三日

在這個陽光燦爛的五月裡,我們絕食了,在這最美好的青春時刻,我們卻不得不把一切生之美好絕然地留在身後了,但我們是多麼的不情願,多麼的不甘心啊!

然而,國家已經到了這樣的時刻,物價飛漲、官倒橫流、強權高掛、官僚腐敗,大批仁人志士流落海外,社會治安日趨混亂,在這民族存亡的生死關頭,同胞們,一些有良心的同胞們,請聽一聽我們的呼聲吧!

國家是人民的國家,人民是我們的人民,政府是我們的政府,我們不喊,誰喊?我們不幹,誰幹?

儘管我們的肩膀還很柔嫩,儘管死亡對我們來說,還顯得過於遙遠,但是,我們去了,我們卻不得不去了,歷史這樣要求我們。

我們最純潔的愛國熱情,我們最優秀的赤子心情,卻被說成是“動亂”,說成是“別有用心”,說成是“受一小撮人的利用”。

我們想請求所有正直的中國公民,請求每個工人、農民、士兵、市民、知識分子、社會名流、政府官員、警察和那吐縉我們罪名的人,把你們的手撫在你的心上,問一問你們的良心,我們有什麼罪?我們是動亂嗎?我們罷課,我們遊行,我們絕食,我們獻身,到底是為什麼?可是,我們的感情卻一再被玩弄,我們忍著飢餓追求真理卻遭到軍警毆打...學生代表跪求民主卻被視而不見。平等對話的要求一再拖延,學生領袖身處危難...

我們怎麼辦?

民主是人生最崇高的生存感情,自由是人與生俱來的天賦人權,但這就需要我們用這吐章輕的生命去換取,這難道是中華民族的自豪嗎?

絕食乃不得已而為之,也不得不為之。

我們以死的氣慨為了生而戰。

但我們還是孩子,我們還是孩子呀!中國母親,請認真看一眼你的兒女吧!雖飢餓無情地摧殘著他們的青春,而死亡正向他們逼近,您難道能夠無動於衷嗎?

我們不想死,我們想好好地活著,因為我們正是人生最美好之年齡,我們不想死,我們想好好學習,中國還是這樣的貧窮,我們不忍心留下中國就這樣死去,死亡決不是我們的追求。但是,如果一個人的死或一些人的死,能夠使更多的人活得更好,能夠使中國繁榮昌盛,我們就沒有理由去偷生。

當我們挨餓時,爸爸媽媽們,請不要悲哀;當我們告別生命時,叔叔阿姨們,請不要傷心,我們只有一個願望,那就是讓你們能更好地活著;我們只有一個請求,請你們不要忘記,我們追求的絕不是死亡!因為民主不是一個人的事情,民主事業也絕不是一代人能夠完成的。

死亡,在期待著最廣泛而、永久的回聲。

人將去矣,其言也善;烏將去矣,其鳴也衷。

別了,同仁,保重!死者和生者一樣的忠誠。

別了,愛人,保重!捨不下你,也不得不告終。

別了,父母!請原諒,孩兒不能忠孝兩全。

別了,人民!請允許我們以這種不得已的方式效忠。

我們用生命寫成的誓言,必將晴朗共和國的天空!

廣告

I,

昨夜,你在嗎?天上無星,都灑落維園球場上。想起那一夜,和你坐在萬千燭光中。想起那一夜,終於狠下心輕輕掙脫你的手。從此,你手心內那暖暖的小小的世界,從此以後,永遠不再屬於我。

沒有後悔離開,因為要給你自由。但總是擔心你介懷那夜我在你身旁用流動電郵設備在寫甚麼信。

其實並無不可告人的秘密,也如實告訴了你收信人是一位特別的朋友,他叮囑我一定要代點一支白燭,代他在祖國的土地上,紀念那些他曾在重兵圍城時、親身北上支援、並一起高唱國際歌的新朋友。

日後,他在遠方作為忠誠的朋友,支持我走過戒掉你的艱辛日子。我們在各自的城市中尋找跌碰,隔空互相鼓勵。意外地,他從一位特別的朋友,變成我特別的一位。昨夜,他在我身旁。

時間和空間,原來真的是可以扭曲的。命運隨意穿梭其中,你我卻失散了。

我現在很好,勿念。願你安康。

*************************************************************************************

S,

其實你我相隔十三個時區,互聯網的訊息傳遞又間有阻延,所以我在何時何地寄出這信本不重要。然而,傻氣的我,還是決定在維園裡、在燭光中,寫信給你。

今夜我點起了三支白燭。第一支紀念那一夜每一個被無情子彈撕破的靈魂。那時幼小的我,害怕得瑟縮在被窩內,然而那些子彈,卻能刺穿電視音箱,在我耳旁一一呼嘯而過。

第二支,為早前在烏茲別克響起、卻舉世無聞的槍聲而燃點。

第三支,是標誌著你,確實身在此處,仍然忠於你的人民,和你的信念,雖然有很多更聰明的中國人已經背叛了。

這夜,我們所哀悼的,還有許多:被剝奪的生命、被踐踏的公義、我們心愛土地上日漸失落的良知,還有與那一夜糾纏不清的許多情感。十六年能有幾多經歷!這些年來,我們成長、戀愛、學習、失去、憎恨、被遺棄,甚至死亡。幾多感覺情懷思緒,緊纏亂結,無從梳理。

讓我們禱告,終有一天,我們都能得到解放。

解放,而不是忘記。

又下雨了,雨下的越來越大,但點點燭光還在頑強晃動。讓我們相信,終有一天,有生之年,我們將能站在那廣場上,手持白燭,微笑著,自由流淚。

在四萬五千零一點燭光中,
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