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35w

橫過了那未建好的橋,

擦過未曾遇過的車,

溜到未搬入的新居的窗下。

看著那四扇窗,

想起當日在窗內他輕聲說過的幾句話。

我手指滑過touch pad,

便在十字道口上轉了一圈,

虛擬而真實地

徬徨。

如果, 這是你的女兒。

她本來就長得標緻可人, 愛美本是人的天性, 漂亮女孩子特別愛美又自覺美, 也很平常。她拍的相片, 是有點扭捏, 你邊看邉不禁笑著罵"臭美", 但又想起自己年輕的日子。而且, 你心想, 怎麼總是愈看愈覺可愛。

她喜歡學外語, 你就每天送她去學, 就算是冒著東北的雪。她考進北京的大學, 你不知該不該在她的行李內, 塞些甚麼「安全措施」。她去實習了, 說工作很辛苦, 你心痛, 卻又感謝上天, 你的獨女畢竟不像其他被寵慣了的一孩。

然後, 她被學校開除了。說是搞了個網誌, 在這段兩會召開的敏感期間, 寫了篇批評外語強制教育文章。或者是文章寫得太好, 被眾多網民推薦下上了網站首頁, 再被被傳媒廣泛報道, 結果驚動了教育部。她說老師要她自己寫退學書, 否則連學籍和戶口都會給取消。她在驚魂甫定後, 決定不以自己的尊嚴換取畢業證書。你不敢想像她會不會找不到好工作, 在國家的巨大陰影下, 她會過怎樣的生活。

但, 她說, 她要繼續做一個說真話的人。

如果, 這是你的女兒, 你會怎樣做?

[1] 香奈爾: 北外香水女生 – 妈妈:我被北外强制退学了
[2] 香奈爾: 北外香水女生 – 外语剥夺了中国人的受教育权

Hildegarde's Entrancing Music

GOOD NIGHT, MY LOVE
Hildegarde
(Mack Gordon & Harry Revel)

Good night, my love, the tired old moon is descending.
Good night, my love, my moment with you is now ending.
It was so heavenly, holding you close to me.
It will be heavenly to hold you again in a dream.

The stars above have promised to meet us tomorrow.
Till then, my love, how dreary the new day will seem.
So for the present, dear, we’ll have to part.
Sleep tight, my love, good night, my love,
Remember that you’re mine, sweetheart.

Good night, my love, your mommy is kneeling beside you.
Good night, my love, to Dreamland the Sandman will guide you.
Come now, you sleepy head, close your eyes, go to bed.
My precious sleepy head, you mustn’t play peek-a-boo.

Goodnight, my love, your little Dutch dolly is yawning.
Goodnight, my love, your teddy bear called it a day.
Your doggy’s fast asleep, my but he’s smart.
Sleep tight, my love, good night, my love,
God bless you, pleasant dreams, sweetheart.

我想說的, 或者又會令人覺得逆耳。請包涵。

批刑輕難收阻嚇 鄭家富促律政司上訴

【明報專訊】首宗以新法例判刑的危險駕駛案件,涉案司機區俊傑被判監禁4年、停牌5年及罰款2000元,將成為日後法官判刑的參考。大律師陸偉雄認為判刑恰當,並有足夠阻嚇力,不過立法會交通事務委員會副大律師陸偉雄認為,今次判罰以6年監禁作量刑起點,因被告認罪減至4年,判刑恰當。他稱其他法院將參考此案例,提高刑罰,「雖然區域法院案例沒約束力,但一定會影響以後同類案件的判刑」。

陸指出,是次判刑同給公眾信息,預告同類案件的刑罰已加重,以阻嚇市民,「法律提升了,法庭亦配合了,希望公眾得到教訓」。

民主黨議員鄭家富則表示判罰不算重,被告遭停牌5年,較公眾期望較長的停牌期、甚至終身停牌為短。他又稱被告認罪獲減刑至4年,少於舊例最高監禁期5年,給社會的信息未夠重,「減刑後的刑罰亦應高於5年,希望律政司上訴,加長刑期以收阻嚇作用」。[1]

記得當日在電視上看到醉駕殺六人的車禍時,我禁不住流淚;看到死者家屬哭跪特首要求加重醉駕刑罰,我心痛。

不過, 究竟我們這個社會, 覺得「危險駕駛導致他人死亡」該罰多少? 是終身監禁麼? 當中, 以「醉酒駕駛」一項是特別令人情緒牽動的, 我們又是否想要針對此項特別加重刑罰、加到甚麼地步呢? 不論這些討論的結論是甚麼, 有一條原則我們必須持守: 就是懲罰必須要有限度, 不論我們對犯事者有多憤怒。

每一次醉駕殺人的案件, 總有人呼喊說量刑不夠重。對家屬, 我不會也不願在審訊期間這些敏感時間苛求寬恕。但本著公義, 我們必須要冷靜地問, 任何罪行都應有其相應懲罰, 而當某一種罪行在某段時間特別掀動公眾情緒時, 輕率地要求加刑加罰, 迷信於「要給社會信息、要收阻嚇之效」, 是否恰當? 是否合乎公平?

在原始的部落社會裡, 你殺我一族民, 我就去屠宰你全村, 這直到近年新畿內亞叢林內的部落也是如此 [2]。古代以色列人的律法說, 以眼還眼, 以牙還牙, 目的就是要糾正這種只會把人陷入無限仇恨苦楚的懲罰原則。如今我們面對醉駕者 (或任何在特定時間內特別乞人憎的某種罪行干犯者) 時, 真的仍要順從著民怒、紅著眼、咬著牙說「要罰更重、要罰更重」嗎?

尤其是, 作議員的, 更尤其是那些理應深諳法律原則的, 也要這樣嗎? [3]

(繼續閱讀…)

公開這個, 是自暴其「短」嗎? :P

Get your twitter mosaic here.

親愛的弟兄姊妹,

農曆年還有兩星期就到了, 但許多民工還未買到車票回鄉。讓我們今天特別為此禱求,

  1. 求主憐憫在嚴寒下排隊買票的人, 保守他們平安和健康, 特別紀念擠在其中的婦女和兒童, 求主保護她們平安買到票、上到車、返抵家門
  2. 求主叫負責配票售票的鐵道部門官員本著良心、大有智慧, 能在現時嚴重缺憾的售票系統及制度下, 能有辦法為民眾開方便之門
  3. 求主紀念那位排隊等買票卒死的民工, 求主安慰在老家等他回去的家人。

蘋果日報2009年1月10日
春 運 一 票 難 求
民 工 通 宵 排 隊 猝 死

杭 州 一 名 男 子 通 宵 排 隊 買 火 車 票 在 車 站 售 票 大 廳 猝 死 事 件 , 引 起 社 會 關 注 。 有 民 工 說, 買 車 票 最 少 要 排 兩 三 日 , 晚 上 氣 溫 驟 降 , 大 家 就 會 唱 歌 或 與 他 人 相 擁 取 暖 。 對 此, 有 經 濟 學 者 指 , 春 運 一 票 難 求 , 鐵 道 部 多 年 來 不 敢 實 行 實 名 制 的 真 正 原 因 不 在 於技 術 問 題 , 而 在 部 門 利 益 。前 日 凌 晨 約 4 時 半 , 有 在 杭 州 火 車 站 的 目 擊 者 稱 , 見 到 一 名 看 起 來 年 約 60 歲 的 民 工 , 穿 灰 灰 黑 黑 的 衣 服 , 躺 在 只 鋪 了 一 張 報 紙 的 地 上 , 看 樣 子 是 由 車 站 外 一 直 排 到 大 廳 門 口 的 。 他 旁 邊 年 約 40 歲 的 老 鄉 , 初 時 以 為 對 方 排 隊 時 睡 了 , 後 來 覺 得 不 對 勁 , 又 叫 又 拉 , 但 對 方 動 也 不 動 。 其 後 有 人 報 警 , 將 他 送 院 急 救, 但 搶 救 一 小 時 後 不 治 。 杭 州 鐵 路 公 安 處 其 後 證 實 有 關 消 息 , 但 沒 有 透 露 死 者 身 份。 由 於 事 件 引 起 社 會 熱 議 , 杭 州 鐵 路 公 安 處 等 昨 日 下 午 即 時 澄 清 , 指 法 醫 初 步 判 斷, 男 子 是 因 病 死 亡 , 至 於 具 體 死 因 , 仍 有 待 法 醫 進 一 步 鑑 定 。

此 外 , 為 疏 導 人 潮 , 廣 州 車 站 和 廣 州 東 站 昨 日 起 預 售 的 車 票 , 由 原 來 的 十 日 縮 減 至 兩 天 , 而 廣 場 下 周 二 起 至 24 日 亦 禁 止 車 輛 進 入 。

學 者 轟 黑 箱 作 業

有 內 地 經 濟 學 者 馬 光 遠 指 , 由 金 融 危 機 引 發 的 農 民 工 返 鄉 潮 , 使 今 年 的 春 運 比 往 年 有所 提 前 。 但 他 認 為 , 春 運 車 票 難 求 的 根 源 , 並 不 在 於 總 量 不 足 , 而 在 於 分 配 程 序 的不 透 明 和 不 公 正 。 鐵 路 部 門 從 來 不 敢 公 開 有 多 少 票 分 配 給 了 旅 遊 公 司 , 多 少 票 給 了機 關 部 委 , 多 少 票 通 過 不 明 渠 道 進 入 了 黃 牛 的 手 , 而 最 終 進 入 流 通 領 域 可 以 排 隊 買 到 的 票 , 估 計 比 例 低 得 可 憐 , 這 是 廣 大 民 工 一 票 難 求 的 很 大 原 因 所 在 。
廣 東 《 南 方 都 市 報 》 / 《 錢 江 晚 報 》

[圖] 杭 州 火 車 站 售 票 大 廳 擠 滿 排 隊 返 鄉 的 人 潮 。 互 聯 網

[圖] 山 西 長 治 一 班 列 車 , 因 擠 滿 旅 客 , 有 乘 客 由 窗 口 爬 進 車 廂 。 路 透 社


(繼續閱讀…)

親愛的弟兄姊妹,

距離春運 (內地民工們大舉回鄉過節) 不足二十日。且讓我們加把勁為民工們平安回家、

為千萬家庭得以在佳節重聚團圓而禱告。

據知我們教會在組織下一次佛崗探訪, 可能就在未來幾個月內。我在想像, 到時老人們和小孩們高高興興地跟我們分享, 他們在外打工的家人回鄉過節的歡樂 …

求主
1.  施大能, 叫全國各級官員嚴守崗位, 急民所急, 好好管理及調度各路交通。
2.  掌管天氣, 讓回家的人旅途較舒適及安全
3. 感動那些因各種原因在猶疑的人, 又為他們解決各樣現實難題, 使他們能安心起程回家
4. 保守民工們都能在過年前取回應得工價

以下是一則相關新聞:

明報2008.12.3

全國春運提前 廣州站人龍半公里

【明 報專訊】距農曆過年還有20多天時間,但內地春運的人潮高峰已提前出現,去年雪災時曾滯留逾30萬人的廣州火車站昨日又再人頭湧湧,排隊購票的人龍一度長 達500米。而僅元旦當日就發送旅客近11萬人,預計全省在春運期間將發送1.4億人,交通及公安部門嚴陣以待,加強安全監控。

去年1380萬人留粵 今年客運增

昨日是公眾假期,準備返鄉的外來打工者和學生一早就到廣州火車站排隊買票,火車站需要實施潮水式人潮管制,保安陳先生說,他每5分鐘放行起碼400人,「今年元旦買票回家的人比去年多很多」。

在東莞做地盤的陳輝國說,因「效益不好」被老闆辭退,故春節未到就提前返回湖南衡陽老家。而來自四川達州的水泥工胡遠才夫婦就運氣不佳,「我排了3次隊都沒買到票」,他的家在地震中震壞,很想早些回家修復,但當天去達州及較近的南充、襄樊的火車票都賣完。

據廣州火車站的統計數據顯示,前日共發送旅客10.7萬人次,大多數列車都準時開行或到達,預計整個春運期間的客運總量約為2627萬人次。

公路方面,交警部門預計全省春運客運總量將達1.19億。由於去年有1380多萬人因為雪災而留在廣東,故今年客運壓力有所增大;又由於金融海嘯影響,可能有部分外來工因為缺乏路費而搭乘黑車甚至貨車返鄉。

廣深900乘客滯留5小時

另 外,廣深線一列火車昨日上午在途中出故障。出事的是上午10時40分從深圳站開出的D704次列車,原定一個小時可抵達廣州,但列車開到廣園收費站時突然 停下,列車廣播表示車頭壞了。至11時30分,列車開始以10公里的時速非常緩慢地向前蠕動。至下午4點50分左右,終於抵達終點站廣州站,此時,車上 900多名乘客在車廂滯留了約5小時。

主內

[signed]

(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