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人之事


別天真了!

我遇過有朋友主動談起「我呢覺得中國人是應該愛國的, 但就唔應該洗腦。所以我同意係要政府拎走啲洗腦部份….」 我望著他們, 知道他們確是有認真思想過如何自處,是出於善意想在這個大難題中找到所謂持平的方案。

但, 太傻太天真了。在他們的思想過程裡, 就是沒有去面對「中共是個暴政」這個事實。

這是很奇怪的鴕鳥態度。沒有家長明知某公園有孌童癖出沒而仍然覺得「那公園的設施還是益智的,也花了很多錢建設, 只要孌童癖不出現孩子就可以安心玩」或者「我會教孩子自衛術」。孩子還是應出街玩, 也應學習自衛, 那是為防一時之險。但明知是危險的, 而且是無謂的冒險, 理智的家長斷不會自我催眠忽視風險, 有正義心的家長更不會只顧自己孩子安全,而是會落力去協助捉拿孌童廦或輪番看守甚至要求索性拆除可讓孌童廦藏身犯案 (即是設計有缺憾) 的設施。

來面對現實吧, 中共是個暴政, 各級政府早已腐敗不堪。它所操縱的國教, 不論其名稱有多堂皇, 不可能是善意的, 不可能不污染人心, 不可能不是為支持它繼續向人民施暴的。

而當你面對現實時, 你該會慢慢(短則十幾分鐘, 長則兩三年) 想到: 那其實代表人根本不需要「愛」國。

 

 

廣告

現在,我不太怨某議員沒做事,只怨自己當年沒有付出更多的努力及時間,招聚更多人,去推動一些當時就應該發生的改變。

某議員只是建制中多名有權有力做事但沒有做的人之一,故我在這文中姑隱其名。若看官好奇想知,請私下發訊予我。

 

(1) 2007年1月8日

張xx議員,

 

您好。本人是選民, 素來支持民主派, 亦多有留意您為教育界的功勞和成就, 先借此機會致謝。

 

今 日讀蘋果日報, 有報道指香港 " 生 仔 潮 重 現" , 文中有提到您的意見:  > 立 法 會 議 員 張 xx 認 為 , 醫 管 局 文 件 推 算 的 數 字 欠 缺 說 服 力 , 「 龍 年 都 冇 咁 多 人 出 世 , 點 解 豬 年 會 有 咁 多 ? 」

 

本 人只是一個普通中產市民, 贊同或反對醫管局的數字是沒有資格, 但本人親眼所見、親耳所聞, 卻某程度上證實確有很多本地香港人生育。首先, 本人很多朋友都是late 20’s 或 early 30’s, 近幾年出席結婚喜宴真的多不勝數, 。我和同輩同學、朋友和教會同輩弟兄姊妹近兩三年的話題就是做人情做到手軟。他 們當中有很多人是因為想建立家庭、生小孩子才結婚的。事實上, 本人教會 (是小型的, 慣常聚會者只有八十人左右) , 今年生孩子的就有兩位, 另外有一位剛宣佈懷孕, 其他在過去兩年結婚的, 相信也會相繼在未來兩三年內生孩子。另外, 我的同行裡, 近兩年請產假的不計其實數, 我有時和已婚女客戶閒談的話題, 就是產假應該前二後八, 還是前一後九好。

 

另外, 本人在中環上班已有三年, 最近真的發覺, lunch time 時份多了很多懷孕婦女。這十分明顯, 因為本人在中環擠逼地鐵、街道及餐廳讓座多孕婦的次數實在不少。張議員, 您不時出入立法會, 若您找幾天午飯時間順道到IFC或蘭桂坊一看, 您便知我所言不非。

 

所以, 雖然本人沒有統計數字, 但在日常生活中的印象, 有很多中產、受過教育、三十歲前後的女士正準備或進行生育計劃。她們本身有學歷、有事業, 老公當然也相若。這些夫婦現在是香港經濟的楝樑, 政府有責任為他們妥善規劃, 叫他們安心實現生兒育女的夢想; 他們的孩子, 就是香港未來的支柱, 政府更有責任早作安排。

 

可是, 政府至今未見有實際措施回應產科未來至少五年的需求, 以及未來至少十五年的教育需求; 政府最近對產科的關注, 竟錯配在針對內地產婦。或者內地來港生子而又不付錢的產婦確是一個問題, 但我的朋友們、中環商業區的適齡女行政人員們, 不能乾等政府同北京講掂數才生孩子。而且政府及有些議員的短視 (e.g. 內地來港產子的孕婦, 一定有不少是俾得起錢讓香港賺、家景又不俗的, 這些人政府是不是該努力吸納呢? 至於人道考慮就不用說了), 根本就漠視了真正問題。

 

本人冒昧寫信給您, 是因為相信您是聽市民意見、為市民辦事的少數議員。我和這批朋友的選票, 也一定只會投給有遠見、不會轉移視線而是腳踏實地了解及照顧市民的人。懇請您不負我們的期望, take the initiative to 了解實際民情, 並動用我們以投票給您的權力, 為我們謀取福利, 建設更美好的香港社會。

 

期待您的回覆以及行動。謝謝!

 

陳小姐

 

————–

 

(2) 2009年2月4日

張xx議員,

 

新年好!  兩年前本人曾寄信給您, 表達對您在議會上認為醫管局的人口推算數字欠缺說服力之言論 [1] 的關注, 不幸一直未得您的回覆。

 

前幾天讀報, 喜見此消息

http://hk.news.yahoo.com/event/fc/20090129/hkbabyboom.html

港婦生育高峰 08新生嬰料破紀錄

 

既往不究。但這群孩子六年後便升讀小一, 他們的父母大多數會在未來兩三年便開始熱切關注教育問題。

 

此 外, 如果08已有如此多嬰兒出生, 我個人看未來幾年乃有大量嬰兒出生, 因為我那一輩的朋友及教會的弟兄姊妹在前兩三年才開始紛紛結婚, 他們都表明會生兒育女。猶記得兩年前, 您之所以在議會就出生率上升表示質疑時, 乃是議會正在討論醫管局推算出生率將會回升。好了, 現在真的回升了, 未知議員們可會加強監察醫管局的基建 (例如婦產科及兒科)  是否能支援這一波新增人口? 是否還應容忍政府濫殺學校?

 

希望今次能得到您的回覆, 並從議會上聽到您的真知灼見。

 

祝安康,

陳小組

 

cc/ 本人幾個朋友, 以及本人自己的部落格

 

[1]   有關報道仍在網上, 詳見

http://appledaily.atnext.com/template/apple/art_main.cfm?iss_id=20070108&sec_id=4104&subsec_id=12731&art_id=6694491

今 年 料 破 7 萬 人 增 15%   港 居 民 子 女 約 佔 半

消 失 十 多 年 生 仔 潮 重 現

蘋果日報 2007年1月8日

 

[2] 本信原本是在一月三十日發給您的, 可是您的電子郵箱爆滿, 只好今天再發。

如果正生書院的申請最終被拒, 而各位樓下剛好有被殺了的空置中學, 你同意正生書院遷入嗎?

我這條問題不是在同情梅窩家長, 而是想邀請大家深挖及正視自己對下一代人的想法。

梅窩居民以外幾乎無人不說要支持正生書院。但倘或正生書院要開到我們自己家樓下, 不見得我們就會比梅窩居民「開明」。撫心自問, 我們真的不會擔心樓價跌? 或者正生書友會「帶壞」自己孩子? 真的不會眼見那些聚在一起似有不良行為如食煙的年青人就覺得他們面目可憎?

面對自己醜陋的面目吧, 香港人!  我們正是關注樓價股價多於人的價值; 正是喜好「住豪宅、孩子入英中」及追求「校譽」的虛榮多於尊重孩子實際的志向及能力; 正是甘心服膺於恐懼、情願迷信「眼不見為乾淨, 隔離就沒不會惹事」; 正是不能包容自己子女以外的年青人的過錯,  仇恨之歧視之,  除此以外己不勞心,  總之「有人」教好或鎖起他們 ….

在這一個對年青人不存愛護及尊重, 只有無盡壓力及不合理期望的社會裡, 我們把孩子推拉拖進一個接一個的「興趣」班; 我們五時便趕孩子起床、跨區去上名校; 我們在學校追求校譽、花費資源掛橫額、驅促老師加時加工帶學生參加各樣可領獎活動時緘默; 我們贊同任何政府代我們教子的方案, 包括互聯網審查; 但當樓下的夜青開始抽煙喧嘩時, 我們忙不迭致電管理處, 惡形惡相地投訴, 總之把他們趕離自己的屋苑就好 …  我們的孩子們就在這種環境中成長。

近年, 他們援交、濫藥、集體欺淩等問題慢慢曝光,  我們還不反省嗎?

# # #

“延伸閱讀"

有關正生書院的一個視頻 — TVB8:正生書院:沒有人是孤島 (youtube)

億利六六六: 那個才是衛道之士 ?

貓眼看世界: 給正生書院同學的一封信

小奧私陸: 要討伐的不是正生書院或梅窩居民

Pakkin@Blog: 正生,梅窩

Over the Rainbow: 誰打救正生書院

香港仔公園: 正生猜想

記者 陳曉蕾: 正生書院

勇者:請給孩子一點尊嚴

亂衝亂撞 : 活在孤島

我想說的, 或者又會令人覺得逆耳。請包涵。

批刑輕難收阻嚇 鄭家富促律政司上訴

【明報專訊】首宗以新法例判刑的危險駕駛案件,涉案司機區俊傑被判監禁4年、停牌5年及罰款2000元,將成為日後法官判刑的參考。大律師陸偉雄認為判刑恰當,並有足夠阻嚇力,不過立法會交通事務委員會副大律師陸偉雄認為,今次判罰以6年監禁作量刑起點,因被告認罪減至4年,判刑恰當。他稱其他法院將參考此案例,提高刑罰,「雖然區域法院案例沒約束力,但一定會影響以後同類案件的判刑」。

陸指出,是次判刑同給公眾信息,預告同類案件的刑罰已加重,以阻嚇市民,「法律提升了,法庭亦配合了,希望公眾得到教訓」。

民主黨議員鄭家富則表示判罰不算重,被告遭停牌5年,較公眾期望較長的停牌期、甚至終身停牌為短。他又稱被告認罪獲減刑至4年,少於舊例最高監禁期5年,給社會的信息未夠重,「減刑後的刑罰亦應高於5年,希望律政司上訴,加長刑期以收阻嚇作用」。[1]

記得當日在電視上看到醉駕殺六人的車禍時,我禁不住流淚;看到死者家屬哭跪特首要求加重醉駕刑罰,我心痛。

不過, 究竟我們這個社會, 覺得「危險駕駛導致他人死亡」該罰多少? 是終身監禁麼? 當中, 以「醉酒駕駛」一項是特別令人情緒牽動的, 我們又是否想要針對此項特別加重刑罰、加到甚麼地步呢? 不論這些討論的結論是甚麼, 有一條原則我們必須持守: 就是懲罰必須要有限度, 不論我們對犯事者有多憤怒。

每一次醉駕殺人的案件, 總有人呼喊說量刑不夠重。對家屬, 我不會也不願在審訊期間這些敏感時間苛求寬恕。但本著公義, 我們必須要冷靜地問, 任何罪行都應有其相應懲罰, 而當某一種罪行在某段時間特別掀動公眾情緒時, 輕率地要求加刑加罰, 迷信於「要給社會信息、要收阻嚇之效」, 是否恰當? 是否合乎公平?

在原始的部落社會裡, 你殺我一族民, 我就去屠宰你全村, 這直到近年新畿內亞叢林內的部落也是如此 [2]。古代以色列人的律法說, 以眼還眼, 以牙還牙, 目的就是要糾正這種只會把人陷入無限仇恨苦楚的懲罰原則。如今我們面對醉駕者 (或任何在特定時間內特別乞人憎的某種罪行干犯者) 時, 真的仍要順從著民怒、紅著眼、咬著牙說「要罰更重、要罰更重」嗎?

尤其是, 作議員的, 更尤其是那些理應深諳法律原則的, 也要這樣嗎? [3]

(繼續閱讀…)

梁議員你好,

我是一個普通市民。坐長途的士多是因為公務, 所以車費平貴其實對我沒有甚麼利弊。但為了公義, 有些意見很想向你表達。

首先, 且讓我坦白:  我喜歡坐八折的, 但不是因為價錢平, 而是因為方便及安全: 只需撥一通電話, 不管多晚, 都有人接聽, 還叫得出我的姓氏。有車來接我後, 「組長」還會再打電話來確認。對於我這不時需要由中環夜歸大埔的單身女子來說, 感覺十分安全。

****「八折的」模式較環保****

坐了多次八折的後, 我觀察到現代的通訊科技發展, 真的可以使的士經營模式有很大轉變, 其中一點相信  貴黨會很支持, 就是環保:  以往, 因地域所限, 的士在沒有客的地方呆等。現在有了流動電話, 的士司機們只要有幾個人即可自由調動覆蓋更大範圍 (這個範圍固然仍有上限的, 就是油的成本。所以司機們始終不會白白浪費油錢往接載太遠的客戶。而只要該客戶有多個sources, 一般情況下他也不愁沒車搭。)

我相信還有其他效益 , 不過我不仔細查察了。我想總結說, **八折的的出現, 不是罪過**, 而是新科技使的士能以更具效率的方式營運, 使的士能以較低價格提至更好服務予市民。新科技是勢不可擋的, 何況這也是雙贏之策。

既然科技發展是勢不可擋, 現時政府管理的士牌照及定價的模式是否需要更改呢?


****牌照被壟斷才是的士制度畸型發展的關鍵****

的士牌照價格高企, 論理是十分不合理的。牌照本是人為產物, 供應量多少 (及怎樣供應) 純粹是政策使然。故此牌照價格高企, 其成因必是因為政府人為地限制供應遠低於需求。

市民對公共交通的需求是天經地義的。政府不去回應市民需求, 本來就是失職。

何況, 的士牌照價格高企, 僅僅有益於少數的牌照持有人, 而直接打擊的士司機  — 也就是這個業界最前線、最低層的員工 — 的生計。林忌這篇文章 [1] 雖然語氣偏激, 但內容很有道理, 故特地呈上以供參考。若果說油價高企打擊職業司機, 那的士司機更是多受一層剝削, 就是少數的牌照擁有者的剝削。此剝削現時並無法例去制衡, 相反政府更是直接培育及扶植此種剝削。

現在, 若政府意圖去人為地壓抑部份的士司機以及市民都受落的方案, 同時維護著一個對大部份人都沒有明顯益處的舊制度, 我們整個公共交通制度便會跟現實越來越脫節, 效益也會越來越低, 而白白浪費的成本卻是由大部份的市民及低層司機去承受。

****控制的士數量或許有更佳的方案****

歸根究底, 的士牌照背後的主要理據, 是要防止有過多的士在路面上行走。牌照能有此功效, 但似乎這已經是一個落伍的方式。我相信現今科技可讓我們找出一個更有效率、使更多人受惠, 以及減少對低層司機剝削的方法。端乎這個社會及政府到底以甚麼為先。

總結來說, 我的意見是
— 我反對把的士自行減價刑事化
— 我要求政府全面檢討現時對前線司機不公義地剝削的制度, 例如需否如「間接管制油價」般管制的士車租。
— 我要求政府全面檢討的士牌照制度, 以回應現今社會的情況。
— 我希望梁議員及  貴黨能悍衛前線的士司機應得的公義, 為他們爭取一個合理的營運環境, 並制止不合理的立法, 這些最終亦必惠澤普羅市民。

我希望能聽到你們的回應及看到你們的行動。謝謝。

[signed]
一選民

cc/ 本人的blog

  1. (繼續閱讀…)

Dear Sir / Madam,

I learnt with shock from local Hong Kong media that you have disabled the facebook account of Ms Christina China, a University of Hong Kong student who has openly expressed her dissent against China’s Tibet policies. (Attached pictured published today on Apple Daily, one of Hong Kong’s most circulated newspapers).

Given the current circumstances, I strongly doubt that the above-said action was targeted at her political standing, or that Facebook has acted under political pressure from the Chinese government. Either case is utterly unacceptable. It’s a violent offense against freedom of speech. It also raises concerns about whether use of Facebook may bring about threats to personal safety.

As an active user, I demand a prompt explanation of the above-said action. I also demand your open clarification of whether you have any censorship policy against people holding different opinions in politics, religions or other contestable areas, and whether you work with any government in turning over users’ privacy and activity information or enabling/disabling users’ activities.

I can be reached via my own Facebook account, or the email address above.

[signed]

cc/ Notes on my own Facebook account and my personal blog [URL] .

bcc/ A few of my personal friends.

用每一面中國所贏的獎牌,紀念一個蒙冤受屈的異見份子。

RSF Pekin

 

[1] 維基百科-胡佳
看官自行判斷胡佳是否罪有應得吧。
請順便注意此頁頁頂說此頁因被頻繁破壞等緣故而被「半保護」;近頁底處說大陸網民「也许无法以普通方式访问[外部鏈結]...此问题可能与中国网络审查有关」。

後一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