樂動我心


為了學唱歌劇「卡門」內俗稱Seguidilla的那一首詠嘆調 (“Près des remparts de Séville"),便到Youtube上看了好幾個不同版本。而下面這個2009年在紐約大都會歌劇院 (the Met) 上演的版本[1] 最令我心動 (而且不是一般的心動……)。

本來就打算要到Amazon去訂購這DVD,不料會有機會在香港[2]觀看!

MCL院線UA院線[3]將播放幾套由Met製作的歌劇現場高清錄影版本。很驚喜--不,我幾乎是歡喜若狂了--其中就有這個製作,而且很獨特地會總共上演四場。其他劇目還包括

阿依達 --相信大家幾乎都聽過這一段

杜蘭朶 --其中的Nessum Dorma徹夜難眠*現時*該以這個演譯最為人所熟悉吧:

還有Offenbach的「荷夫曼的故事」(Les Comtes d’Hoffmann) [4] --我自己未看過,但看在Met的名聲,就決定押下去了。昨晚回家立時找相關視頻來,一看了這個不禁暗呼一句:押得好 !

小妹已經買了票去看卡門及荷夫曼的故事了~大家也萬勿錯過吧!


備註

[1]原來自2006年起該歌劇院已開始把正在上演的歌劇以高清技術拍攝再透過衛星同步轉播至美國、英國、日本及挪威多家戲院,及國內好些藝術中心、大學校園及紐約市內幾家公立學校 (此稱為The Met: Live in HD ,另參此維基百科項目)。太讓人感動了!

[2]而且,原來Live in HD早於本年一月已登陸香港 (相關新聞)。播放地點是… …香港演藝學院古跡校園伯大尼惠康劇院--這樣說來,我上一次去伯大尼已是去年八月的事了… … 忍不住說一句,這校園英文名叫甚麼Landmark Heritage實在是太俗不可耐了。

[3]兩家戲院的放映時間詳見於

[4] 說廣東話的我,還是覺得譯「荷夫曼」比較合理。

利益申報

CMP0 (作者與產品或服務供應商無聯繫亦無收受任何利益。本文內容純粹為作者自己的意見。)

Hildegarde's Entrancing Music

GOOD NIGHT, MY LOVE
Hildegarde
(Mack Gordon & Harry Revel)

Good night, my love, the tired old moon is descending.
Good night, my love, my moment with you is now ending.
It was so heavenly, holding you close to me.
It will be heavenly to hold you again in a dream.

The stars above have promised to meet us tomorrow.
Till then, my love, how dreary the new day will seem.
So for the present, dear, we’ll have to part.
Sleep tight, my love, good night, my love,
Remember that you’re mine, sweetheart.

Good night, my love, your mommy is kneeling beside you.
Good night, my love, to Dreamland the Sandman will guide you.
Come now, you sleepy head, close your eyes, go to bed.
My precious sleepy head, you mustn’t play peek-a-boo.

Goodnight, my love, your little Dutch dolly is yawning.
Goodnight, my love, your teddy bear called it a day.
Your doggy’s fast asleep, my but he’s smart.
Sleep tight, my love, good night, my love,
God bless you, pleasant dreams, sweetheart.

在南國陽光下,那落花在台階上,潔白如雪,鮮黃欲滴。他拾起來,輕輕別在我的髮上。

flower_at_Hochiming

然後,我們走進歷史的城堡。有如預言般,我把花放在人去樓空的前總統府水池內。

那池不過幾平方米大小,小花甚麼地方也去不了,流水到盡頭了。

陳奕迅-落花流水

歌手:陳奕迅 | 作曲:Eric Kwok/陳奕迅
填詞:黃偉文 | 編曲:Eric Kwok/Jerald

流水 像清得沒帶半顆沙
前身 被擱在上游風化
但那天經過那條堤壩
斜陽又返照閃一下 遇上一朵 落花

相遇 就此擁著最愛歸家
生活 別過份地童話化
故事 假使短過這五月落霞
沒有需要 驚詫

流水很清楚 惜花這個責任
真的身份不過送運
這趟旅行若算開心
亦是無負這一生
水點 蒸發變做白雲
花瓣 飄落下游生根
淡淡交會過 各不留下印
(命運敲定了 要這麼發生)

流水 在山谷下再次分岔
情感 漸化做淡然優雅
自覺心境已有如明鏡
為何為天降的稀客 泛過一點 浪花

聽聽歌,抄抄歌詞,讓自己難過一下,竟有點像虛擬「界」手。但其實我不相信灑脫。我只相信天天一點一點努力的走下去,走下去,因為不走下去,我不會知道前面的雪山到底有多壯麗,那街角的圖書館到底埋有多少寶藏...

邊玩古惑仔online邊發現 [1] 這首歌, 真是意外。先聽到的是鋼琴演奏, 原曲是Erik Satie [2] 的作品, 首幾個小節已動人心弦。殊不知更猛烈地搖晃我的是Henry Pacory的詞, 。我慢慢地讀那法文歌詞, 一句一句讀下去,  同時聽著Marie Devellereau成熟而婉約的歌聲 [3],竟然漸有暈眩的感覺。

Je Te Veux / Erik Satie / Paroles: Henry Pacory / Marie Devellereau (soprano), Cédric Tiberghien (piano)

JE TE VEUX

REFRAIN:
J’ai compris ta détresse            你的焦慮, 我知道
Cher amoureux                        我的愛人
Et je cède à tes vœux              我願依你所願
Fais de moi ta maîtresse           做你的情人
Loin de nous la sagesse            理智已拋諸腦後
Plus de tristesse                      愁苦離我們更遠
J’aspire à l’instant précieux       我只盼望那
Où nous serons heureux           讓我們狂喜的剎那
Je te veux                                我要你

Je n’ai pas de regrets               我沒有遺憾
Et je n’ai qu’une envie             只有一個願望-
Près de toi, là, tout près         靠近你,再靠近你
Vivre toute ma vie                   願終我一生
Que ton corps soit le mien       你身軀歸我
Que ma lèvre soit tienne          我唇歸你
Que ton coeur soit le mien       你心屬我
Et que toute ma chair soit tienne    我人全屬你

REFRAIN

Oui je vois dans tes yeux        你眼裡流露
La divine promesse                 那神聖的盟誓
Que ton coeur amoureux        你的心戀慕
Vient chercher ma caresse      我的撫慰
Enlacés pour toujours              我們將緊抱不放
Brûlant des mêmes flammes    情願共焚於同一烈焰
Dans un rêve d’amour               要在戀愛甜夢裡
Nous échangerons nos deux âmes  讓彼此靈魂融而為一

如此纏綿悱惻的歌詞,配合 rubato節奏的華爾茲節拍,其引力強似一深不可測的旋渦。我自己翻譯那歌詞時,心跳也不禁加快。

但歌詞裡那些靈欲合一的片段,其實是未發生的 -- 都僅是歌者與她情人的願望。歌詞最後一句說的靈魂融合 (原文是「交換」),那動詞是未來時態的。

終極的高潮仍是可望而未可及, 火花在兩極相近但未相觸之間拼發, 最好的尚未發生。

難道激烈的戀慕,其張力是來自想像中但未捉得到的愉悅嗎?


[1] 感謝子貓物語博客讓我認識這歌。至於為甚麼在玩古惑仔Online時溜到這blog, 我就忘了。

[2] 不知Je te veux 這首歌一百年來震撼了幾多人? 據說終 Erik Satie (1866 – 1925) 一生,只有過一段維持了六個月卻刻骨銘心的戀愛。

[3] Youtube上有好幾個錄音/錄像:

*Marie Devellereau and Cédric Tiberghien (pianist)
成熟婉約的女聲,有曾經滄海的味道,我覺得這最動人。

* Jessye Norman, soprano and Elisabeth Cooper, piano
質地厚的女聲,卻有另一番味道。

* ALI Project
Album: 神々の黄昏 (Kamigami no Tasogare, The Gods’ Twilight) (2005)
初生之犢青春滿溢的激情...嗯...

* 米良美一 – ジュ・トゥ・ブYoshikazu Mera, Counter – Tenor
Japan Philharmonic Symphony Orchestra, Orchestra
Shigeo Genda, Conductor

米良美一的高男高音音質很美,不過我覺得這個錄音欠了點感情。而且他的法文發音真是有點勉強,不過正如Youtube的留言者所言,那倒不是最重要的東西。

純鋼琴演奏版本也有不少,以下是我比較喜歡的其中兩個:

* 旅港日本女鋼琴家Penne

* Philippe Entremont – piano

2008.02.xx   英國國家劇國 – 《聊天室 《國民身份Chat Room, Citizenship, National Theatre of Great Britian

2008.02.xx  鋼琴三重奏 – 席夫、塩川悠子與佩仁伊 Piano Trio – Schiff, Shiokawa & Perenyi

2008.03.xx  帕爾馬皇家歌劇院 – 威爾弟《弄臣》 Teatro Regio Di Parma – Rigoletto

2008.03.xx   艾迪.帕爾咪理拉丁爵士樂六重奏 Eddie Palmieri Jazz Sextet

Ok ok, 我溫書喇。

我的祖國,曾經幾多風雨飄颻,卻又迄立多一年了。

北京國家大劇院,首場演出也在九月二十五日中秋夜落幕了 [1]。劇院「首名獨唱家」--前國家主席江澤民--「興之所至」的引吭高歌,也迴響過了 [2]。大劇院那光滑如水銀滴的圓頂,似是月亮般反映著耀眼銀光,幾乎要蓋過旁邊故宮的紅牆黃瓦。

再早幾天,著名音樂劇《貓》及《劇院魅影》的英國製作人Cameron Mackintosh成立了新製作公司,要把「在歐美的地位不同於一般“歌舞表演”,層次已昇華,代表着西方精緻藝術文化」的音樂劇帶來中國,劇目包括 《孤星淚》,預計在明年11月於國家大劇院上演普通話版 [3]。

我在耐心等待。我想像自己以一身優雅盛裝,坐在尊貴的絲絨觀眾席上,聽著台上的學生和市民踏步向前高歌,自由流淚,在最近天安門廣場之處。

Do you hear the people sing (Epilogue) (Play MP3)

Chrous:
Do you hear the people sing?
Lost in the valley of the night
It is the music of a people who are climbing to the light
For the wretched of the earth there is a flame that never dies
Even the darkest night will end and the sun will rise.

They will live again in freedom in the garden of the Lord
They will walk behind the ploughshed, they will put away the sword.
The chain will be broken and all men will have their reward!

Will you join in our crusade? Who will be strong and stand with me?
Somewhere beyond the baricade is there a world you long to see?
Do you hear the people sing? Say do you hear the distant drums
It is the future that they bring when tomorrow comes

Will you join in our crusade? Who will be strong and stand with me?
Somewhere beyond the baricade is there a world you long to see?
Do you hear the people sing? Say do you hear the distant drums?
It is the future that they bring when tomorrow comes!

(singing chords)
Tomorrow comes!!!

# # #

 

「延伸」閱讀

[1] 國家大劇院首演芭蕾舞劇《紅色娘子軍》最先登台
《 新華網 北京2007年9月25日

[2] 江澤民在國家大劇院引吭高歌
《 BBC 中文網站2007年9月26日

[3] 百 老 匯 音 樂 劇 進 軍 中 國
《 蘋果日報 2007年9月25日

[4] 今天只想播歌
《聞見思錄 2007年9月29日


北京國家大劇院相片乃直接從新華網網站連結。

想起那歌聲,是因為聽到這一首聽不懂的歌。片段的標題說,這是緬甸88年民運學生領袖所作的歌。

這該是緬旬語吧,雖然我不知道緬甸人說的是甚麼語言。這該是處於較安全環境的人創作吧,雖然我們無從得知其真偽。這歌詞裡是不是唱頌祖國的美麗、人民的自由、人類的尊嚴?可惜我不懂緬甸語。

然而,就算我能說萬人的方言,看得穿各方權力的謊言、國際政治公關的把戲、不同口音的呼求後的「外來勢力」,又有何益處呢?

在 這個十八年前有百萬人上街的城市,越來越多聲音說,當年真正的形勢是怎樣怎樣,學生們其實是犯了甚麼甚麼錯,政府當年有甚麼甚麼更遠大的考慮,若不鎮壓又 會有甚麼甚麼的後果。。。各種理論意見紛陳雜亂,真相卻沒有正統的發掘和保存而湮遠,當政客各自爭佔政治正確高位,當年街上的百萬市民,也不知散落到哪裡 去了。想他們自己也不知自己該到哪裡去。

難分是非黑白,不如沉默吧。回頭看--恆指又創新高!

然後,若我們在收市後,在電視劇上眾人為追求中國汽車自主開發發夢勾心鬥角暫告一段落後,靜靜聽一聽心底裡良知的聲音,慢慢記起人類的尊嚴為何,想一想那些最簡單的是非道理…

你可會,在月滿將虧的這個晚上,當著那清澄透亮的月光,低頭紀念在不是很遠的國度上那一群在勇敢悍衛為人尊嚴的血肉之軀?他們所流的鮮血,溫熱、鮮紅如已身所流出的。

你會否也忽然聽得懂,他們所唱的,其實是我們當年的歌?

# # #

必讀

[1] Reuters及BBC均有駐仰光記者
http://www.reuters.com
http://news.bbc.co.uk/

[2] CNN緬甸新聞專頁。每一項新聞清楚標明刊出其更新時間距今有多久,而且不會重覆,方便了解和追縱事態發展。

http://topics.cnn.com/topics/myanmar

但我個人對CNN以及美國的立場很存疑。

[3] 若想取閱更多角度的報道,可參考理論上是冷酷客觀的搜尋機器 Google News。同樣標明了每項新聞的新舊,不過屢有重覆,需要多花點精神選讀。
http://news.google.com/news?hl=en&ned=us&q=burma&btnG=Search+News

[4] Q&A: Protests in Burma

BBC上有一篇關於這一次緬甸民主運動來龍去脈的文章,written in simple English。
http://news.bbc.co.uk/2/hi/asia-pacific/7010202.stm

[5] Burma Digest
http://www.tayzathuria.org.uk/index.htm
第一頁,有他們的呼求。

後一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