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議員你好,

我是一個普通市民。坐長途的士多是因為公務, 所以車費平貴其實對我沒有甚麼利弊。但為了公義, 有些意見很想向你表達。

首先, 且讓我坦白:  我喜歡坐八折的, 但不是因為價錢平, 而是因為方便及安全: 只需撥一通電話, 不管多晚, 都有人接聽, 還叫得出我的姓氏。有車來接我後, 「組長」還會再打電話來確認。對於我這不時需要由中環夜歸大埔的單身女子來說, 感覺十分安全。

****「八折的」模式較環保****

坐了多次八折的後, 我觀察到現代的通訊科技發展, 真的可以使的士經營模式有很大轉變, 其中一點相信  貴黨會很支持, 就是環保:  以往, 因地域所限, 的士在沒有客的地方呆等。現在有了流動電話, 的士司機們只要有幾個人即可自由調動覆蓋更大範圍 (這個範圍固然仍有上限的, 就是油的成本。所以司機們始終不會白白浪費油錢往接載太遠的客戶。而只要該客戶有多個sources, 一般情況下他也不愁沒車搭。)

我相信還有其他效益 , 不過我不仔細查察了。我想總結說, **八折的的出現, 不是罪過**, 而是新科技使的士能以更具效率的方式營運, 使的士能以較低價格提至更好服務予市民。新科技是勢不可擋的, 何況這也是雙贏之策。

既然科技發展是勢不可擋, 現時政府管理的士牌照及定價的模式是否需要更改呢?


****牌照被壟斷才是的士制度畸型發展的關鍵****

的士牌照價格高企, 論理是十分不合理的。牌照本是人為產物, 供應量多少 (及怎樣供應) 純粹是政策使然。故此牌照價格高企, 其成因必是因為政府人為地限制供應遠低於需求。

市民對公共交通的需求是天經地義的。政府不去回應市民需求, 本來就是失職。

何況, 的士牌照價格高企, 僅僅有益於少數的牌照持有人, 而直接打擊的士司機  — 也就是這個業界最前線、最低層的員工 — 的生計。林忌這篇文章 [1] 雖然語氣偏激, 但內容很有道理, 故特地呈上以供參考。若果說油價高企打擊職業司機, 那的士司機更是多受一層剝削, 就是少數的牌照擁有者的剝削。此剝削現時並無法例去制衡, 相反政府更是直接培育及扶植此種剝削。

現在, 若政府意圖去人為地壓抑部份的士司機以及市民都受落的方案, 同時維護著一個對大部份人都沒有明顯益處的舊制度, 我們整個公共交通制度便會跟現實越來越脫節, 效益也會越來越低, 而白白浪費的成本卻是由大部份的市民及低層司機去承受。

****控制的士數量或許有更佳的方案****

歸根究底, 的士牌照背後的主要理據, 是要防止有過多的士在路面上行走。牌照能有此功效, 但似乎這已經是一個落伍的方式。我相信現今科技可讓我們找出一個更有效率、使更多人受惠, 以及減少對低層司機剝削的方法。端乎這個社會及政府到底以甚麼為先。

總結來說, 我的意見是
— 我反對把的士自行減價刑事化
— 我要求政府全面檢討現時對前線司機不公義地剝削的制度, 例如需否如「間接管制油價」般管制的士車租。
— 我要求政府全面檢討的士牌照制度, 以回應現今社會的情況。
— 我希望梁議員及  貴黨能悍衛前線的士司機應得的公義, 為他們爭取一個合理的營運環境, 並制止不合理的立法, 這些最終亦必惠澤普羅市民。

我希望能聽到你們的回應及看到你們的行動。謝謝。

[signed]
一選民

cc/ 本人的blog

  1. 隻字不提減車租 from 每日一膠 – 荒謬的香港
    星期日, 十二月 07, 2008
    http://plastichk.blogspot.com/2008/12/blog-post_07.html
  2. 這信是透過Facebook寄出的、於十二月七日寄出。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