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幾本書借來好幾天了,還是提不起拿上手的勁。在網上閒逛,遇到這封一位教授給同學的電郵:

http://www.cs.brown.edu/people/justin/misc/lambda.txt

邊看,邊笑-有時很自然地笑出來,有時有點勉強。也有些完全不懂笑的地方,只好自己跟自己尷尬地裝懂傻笑。

想起在那無邊學海裡奮力漫游的日子。說是「漫」,因為那些有甚麼方向可往也不知,只知那汪洋無邊無際,上有太空,下有無底深谷。 在實驗室或宿舍小桌上固執地迎頭頂著浮力向下深潛,為要一窺那深深處的奧妙。由於功力尚輕,往往只能一瞥,便得無功而返,但浮回水面時,總禁不住那陣陣興奮,忘了窗外新一天又已慢慢開展。

現在在岸上曬曬太陽的日子久了,遠望那片蔚藍,總覺自己已經無力再追逐那深海傳奇。偶然望見海裡忘形浮沉的小伙子,會嫉妒得感到一陣暈眩。

看看枱上那幾本從公共圖書館借來的考試天書,我怕。連再入學堂的門檻我都怕,若給我僥倖跨過了,我真的還能嗎?

 # # #

「延伸」閱讀 

[1] 忌才 @ 凍啡走甜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