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不起。我說了很多「大言」。

其實我不能肯定, 若果和你一起, 我是不是真的能給你幸福。

我也不知道, 我是不是真如我所想像般堅貞。事實上, 我開始學會原諒他時, 正是我發現, 若受試探的是我, 那麼失腳的也可以是我。

我也不太肯定, 你的好, 是不是就完全附合我想要; 你的不好, 是不是我所能全盤接受的。

我更不知道, 除了你想到的問題外, 其實是不是有更多更關鍵的其他問題。我相信是有的。

我是有限的人, 可以給你的, 只是有限的愛。可以為你做的, 不會比其他人多。就算是我頭上的一根青絲, 我也無力叫它變白。天是上帝的寶座, 地是上帝的椅腳, 我沒資格指著起誓。在這一刻, 我甚至未敢把我的心拿出來。

是我自私。我想繼續聽你不知廉恥的表白, 我想繼續聽你細說你的瑣事, 看你眼裡併發的火花, 並在心裡暗暗期待一天你敢在談到興奮處, 輕揑我的手。

何況, 我看不明白, 為甚麼未愛, 便先來刻骨銘心的掙扎? 何苦未見, 就假想會受傷害? 難道未明, 便會註定失敗?

我, 不想這樣就錯過你。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