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整埋舊文章時,發現這麼一篇。

———————————————————
1998.03.10
星期天和他去看花展, 同時不時想起他, 然後星期一和他去看電影, 卻又想他會不會在等我的 icq …

是我太多情了吧… …

不過, 花展中的他仍是那麼的遙遠; 不遠處的他又曾為我不理睬他而不快; 去看電影的, 整晚也沒主動和我說過甚麼, 連手提電話的號碼也沒給我,
然而彼邦的他問我:你到底把我當甚麼? 你欲語還休, 害我不知怎辦才好… …

我希望他們每一個都幸福快樂 … 只是我願意愛的人, 不愛我; 我不願傷害的人, 卻甘心受我傷害 … …

“我一直都對你很好, 只是你感覺不到而已…" 怎麼我想向某人說的話, 會從另外一人口中對我說出…

1998.07.26

再讀這篇日記, 發現原來我一時之間, 也已分不出那四個他各自是誰了… 不過慢慢回想, 倒是會想起來的…

1998.08.29

但也許總有一天, 我會再想不起來吧…

———————————————————————
2005.05.15

確實是想不起了,只能靠推論來判斷其中三個,但到底是誰因為我「不理睬」他而不快呢,真的想不起來。而那四人中,有兩人不會跟我說甚麼對你好感覺不到的話,那麼是誰說呢... 另外,當年應該還有其他頗要好又有時有點曖昧的男性好友,為甚麼這裡根本沒提及過他們呢...

大學時代的這些曖昧遊戲,有甜有苦。今日回想,可喜的是他們今日都過得很好;可惱的是似乎因為當年只愛一個,而錯過了一些好男子;可樂的是,我在一九九八年補註時,心裡滿是難過,但今日,我笑著回想。

我想,他們也會如此吧?所以,我把這文章貼出來。Hey,想對號入座的,自便吧。而且,請相信不論當年或後來發生了或沒發生過甚麼事情,你在我心裡,都已留有一個席位。

p.s.或,若你相信你是我不巧忘掉的那一位,不好意思啊。可有空找個下午,回到科大海旁茶座,一起細說當年?我請客。

廣告